为什么很多人说「我们欠了周星驰好多电影票」?

这事还要从“八零九零后”掌握网络话语权之后开始说起。

网络时代以后,每一代人更容易通过网络,穿越空间的隔阂,寻找到共鸣。

在我们这一代人成年以前,社会上传播了很久“八零后”“九零后”是“垮掉的一代”的这个话题。

这源于父辈人群,因为我们这一代个体追求独立追求自我的成长过程,因我们的不可操控而深感无力。

为了彰显父权的权威性,他们当然要倚老卖老的传播一些只顾自己爽,不用为他人负责的舆论。

今天八零后、九零后进入社会以后,在社会媒体与网络舆论上,没有人再说我们是垮掉的一代。我们甚至可以有史上最年轻的CEO,大胆创业商海浮沉,一入社会便是人生赢家。相反,上一代人此时正步入中年危机。中老年人在公共场合不讲道德、没有素质的一面也被无限放大。仅仅公交车让座一类的事情就可以天天上头条。

当前,养老问题摆在眼前,人口生育岌岌可危。我们自然也可以实事求是的讨论一些“不是老人变坏,而是坏人变老了”的话题,毕竟喝着上一代人制造的三鹿牛奶,我们依然可以在保持人格独立的同时,对家庭保持足够的尊重与忠诚。用实际行动反击当年社会舆论对我们的污蔑。

但是仅仅有广度是不够的,我们依然要有深度。虽然我们才20出头,可而这个深度必须引起所有人的共鸣。我们也有自己的人生。

我们开始怀念过去,我们《致青春》,我们在不停的感叹“知道这些东西的人已经老了”,我们不断放大顺其而来的岁月给我们带来的莫名其妙的危机。强行感慨自己时间跨度并不算长的岁月蹉跎,顺便惊讶于“”00后与10后”已经迫不及待的也在上位了。

感慨人生,电影无非是最妥帖也最高大上的题材。

香港电影,一度辉煌。

朱镕基 退休前 清华经管学院 清华演讲_台湾清华和北京清华_周星驰在清华

动作片称雄世界,武侠片荡气回肠,文艺片小众多姿,枪战片激情火爆。

在我们看来,文艺片有内涵又太过小众,而且一家一言无法统一。

动作电影追求场面,难拍至极,但我们并非电影从业者,讲不出个个中缘由。

喜剧电影,简单粗暴,娱乐大众。所以成为了这个时代话题的必由之选。而具体选择哪一个呢?

许冠文的鬼马喜剧,那是中年男人的生活情趣。成龙的功夫喜剧,永远是正义战胜邪恶,教条一般,题材不够深刻。

不用困扰,时代里最闪耀的喜剧电影人正站在我们面前——周星驰

人们在解读周星驰电影时,最喜欢说的一句话就是:周星驰的喜剧带有悲剧的内核,周星驰演的不是电影,而是人生。

星星参演的电影,因为一度与低俗、色情搭边,非常为我们的父辈所不齿。我们笑的越是放肆癫狂,父辈越是愤怒排斥。

今天,如果把星星的电影里的嬉笑怒骂、爱情困恼,成功失败,家庭成长,解读出参透人生一般的感悟,那无疑是对当年父辈的苛刻,最有力的回击。这也是我们掌握话语权之后,为自己正名的必由一战。感谢清华大学找不到女朋友的理科男生们对《大话西游》的辛勤耕耘。回想起多年前的“五四运动”,大学生果然是社会现象的推动者。清华大学尤甚。

台湾清华和北京清华_朱镕基 退休前 清华经管学院 清华演讲_周星驰在清华

喜剧电影,必须有小人物的喜怒哀乐。如果马云今天吃泡面加两片火腿,我们会说丫在体验生活,甚至觉得他在用作秀来嘲笑我们悲惨的人生。

周星驰电影里的小人物,给了我们无限的想象空间。

电影里的小人物,不说分由的被人打耳光,毫无下限的受到冷嘲热讽,角色为了生存不得不在虎狼之群中游走,用嬉笑怒骂的癫狂姿态来释放自己压抑的内心,只为了大结局一刻突然反转,成功走向巅峰。电影里必须有低谷,电影里必须有高潮,高潮之后也有参透人生的退隐江湖,人影落寞。

电影精彩还不够,还有在现象开始之后,被热心的我们自己人的媒体们所挖掘出来的,星星自己艰难不快乐的人生。

母子情深、分鸡腿,踩蟑螂。

上位艰难,跑龙套周星驰在清华,演死尸。

混出名堂,黑社会威胁,同行们交恶。

爱情旅途,顺其自然,无疾而终。

功成名就,双周一成,笑傲影坛。

台湾清华和北京清华_周星驰在清华_朱镕基 退休前 清华经管学院 清华演讲

“八零后、九零后”这一代人,所有工作、生活、家庭、情感里的不如意,都在星星电影里小人物的喜怒哀乐之中,找到了久违的共鸣。

“张国荣也要熬十年”,周润发也曾是票房毒药,成龙七岁进戏班,24岁才名满香江。

这些人的成长历程即使比星星惨10倍,也不够代表我们这一代人反教条,反父辈的人生宣言。

星星才是那个最佳选择,我们要让那个无论在现实内外都饱受压迫的,不喜欢为自己发声的电影人,做我们的代言人,我们要为这个人正名,我们要将他一步一步捧向神探。

自1996年清华大学学生在网络宣传“无厘头“的网络文化开始,这个热度就在不断扩散当中。星星作为电影人,成为我们这一代人最亲切的回忆。2011年《为什么这么多人骂周星驰》一文横空出世,长期以来被香港大批电影人声称忘恩负义、抠门、耍大牌、难伺候、脾气大、欺负咸鱼,却从不反击的星星,再一次获得了同样开始工作,开始接触社会的我们的声援,他所遭遇的这一些“诽谤”,也成为了我们的感同身受,让所有年轻人在这个网络时代充满了共鸣。既然星星不说话,那我们就来为他主持正义。

凡是周星驰参与创作的作品,我们都要解读,

凡是周星驰导演的新作,我们都要支持。

2008年,我们还在念书,经济实力有限。《长江七号》作为星星最后一部参演电影,当年拿下2.03亿票房,落后于《非诚勿扰》《赤壁》以及《画皮》名列当年第四。

2011年,《为骂》文章出世,周星驰热度不断发酵。

朱镕基 退休前 清华经管学院 清华演讲_周星驰在清华_台湾清华和北京清华

2013年,《西游降魔》上映,毫无争议的拿下12.46亿,豪取当年冠军。久违的粉丝们终于抓住了机会集体狂欢,使之成为一种现象。并且将自己贴上标签,将自己平凡而短暂的人生与这位伟大的电影人捆绑。立志成为华语电影粉丝群体中最具有优越感,最张扬过其他影迷群体的一群人。李小龙的粉丝是无与伦比的周星驰,周星驰的粉丝是无与伦比的我们(脑残们)。我们不单是粉丝,我们还是导演,还是演员,还是专业影评人。我们要自导自演一出粉丝们的神话,我们将作为神话的见证者,超越同时代的粉丝群体。我们!就是!戏多!

与此同时,“欠周星驰一张票”这句话,开始裹挟着当年的孩子们,都以一种道德亏欠的方式奔赴电影院。从众是必然的,人们在享受这种情绪共鸣带来的高潮时,是没有理智的。尽管有人心有不甘,甚至不能发出一丁点不同的声音。

你与众不同,别人必然要攻击你。呵呵。

粉丝经济不断发展,网络时代小鲜肉才不算什么周星驰在清华,陪他们长大的星星才是整个华语影坛的王,才是最吸金的那个人。既然他作品不多,那我们就继续保持这个热度。星星将成为华语影坛最大的IP,他的电影票房将迈向一个又一个高峰。

脑残们往往是狂热的。他们要把票房与成龙和周润发比较,然后把他们踩在脚底。电影内涵与动作片比较,然后显示出动作片的干巴无趣。影坛地位与黑泽明等大师比较。别管张艺谋、陈凯歌在国际上拿了多少奖,华语影坛如果有大师,那个大师必须是周星驰。每当好莱坞发表一些关于星星电影的评论,都成为了西方世界对周星驰超越了其他华语电影人的认可的证据。不管这个哥还是那个仔。都没有他们的“爷”地位高。尽管这个爷的诞生,原本是合作伙伴们对脾气大难伺候的他的不满与吐槽。

在这个热度下,三年后的《美人鱼》成为这个热度的最高潮。在2016年拿下33.9亿成为影史第一,狂甩第二名10多亿。《美人鱼》太赚了,使得下一部《西游伏妖》一下子吸引来12家发行商,共同参与电影发行。

然而,高排片并没有带来高票房。2017年春节档,号称大ip、大特效还有国内最著名小鲜肉的大制作《西游伏妖》,竟然败在声名不佳,年岁老迈的成龙的《功夫瑜伽》之手。

青春片不管用了,喜剧不管用了,大ip不管用了,只有小鲜肉们貌似还在坚挺,然后,《战狼2》出来了。

粉丝是为优越感,为了在虚拟中寻求满足充实现实人生。同时做水军,开淘宝、做直播,当粉头,在电影上映之时拿到收益。

台湾清华和北京清华_朱镕基 退休前 清华经管学院 清华演讲_周星驰在清华

明星为了话题热度,为了曝光率,为了创造大量粉丝喜爱的假象而拿到高片酬。

电影公司则是为噱头话题,为了获得票房收益。

他们都开心了,可谁会为了我们的生活而买单呢?

大众已然趋于理性,粉丝依然狂热不减。可粉丝时代的电影经济到底能走多远,是不是所有人都能永远接受“欠一张票”的道德绑架。我们拭目以待。

好电影,我们就去看。烂电影,那就不看。

我们能大肆表扬,我们也要放肆批评。

华语影坛,只有作品说话,没有谁能够永远是神。

时代的话语权,我们已然大权在握。可是,每一个人的人生只有我们能主宰,星星只是一个符号,他毕竟不能代替我们继续在这个世界艰难生活。人潮汹涌过后,所有人终将回归现实。

至于为什么只有星星一个人有这句话,还是他的粉丝矫情、卖惨、戏多。只是可怜了自始至终从未发声的天才电影人,周星星自己。

谁当真,谁傻逼。

以上

发表评论